【温哥华小文青】你的甲癌被治愈了吗?

发布于 2017年10月19日 00:00:00 - 甲状腺Ca - 甲状腺

你大概在电视里看到过不少这样的场景,医生对着癌症患者说了句:你治愈了,患者立马感动的热泪盈眶,幸福的握住医生的双手,新的人生就此开始。

电视永远拍摄的高于生活,很多甲癌病友也在不停的问这个问题,我被治愈了吗?我这篇文章的基本内容取自于 Dr. Mclver的讲座,他原来是梅奥医院的甲癌内分泌医生,现在在Moffitt Cancer Center工作,我觉得内容还是挺有普及的意义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iCcoL_XIa0

关于治愈

 

当癌症到来的时候,很多人都特别期待治愈(cure)这个词。因为包括很多医生在内的人看来,癌症一旦不被治愈就意味着死亡,只有治愈才意味着新生。你很多时候都会听到甲癌外科负责手术的医生对你说一句,你的甲癌治愈了!

 

但是医学本身从来不是只有黑与白的事情,如果以单个细胞为单位,即便每个正常人都应该和不少的癌细胞在共存。当体内的癌细胞的数量比较低的时候,我们正常的免疫体系可以控制住这些癌细胞,避免他们能生长到仪器可以检测的范围之内。

 

对于正常人尚且如此,那么对于甲癌或者说别的癌症患者,也许根本不存在着真正意义上的治愈,因为我们也许永远很微量的甲癌细胞共存着,治愈是来自于安慰系的词汇。

 

 

病人

我的吃药TG,甚至停药TG检测不到了,能说治愈了吗?

医生

当检测TG的仪器精度越来提高的时候,比如从0.1到0.01,再到0.001的时候,你体内永远能检测出来那一丢丢的病灶。

 

治愈的另一种说法

 

不过另外一方面,现在检测出来的甲状腺癌至少有80%都属于中低危的甲状腺癌。这些甲状腺癌是体检检测出来的,原发的肿瘤不超过2厘米,没有或有个位数的淋巴结转移,没有或有少量的腺外侵犯。这些甲状腺癌患者大部分经过规范的治疗之后,吃药的TG能小于0.2,停药的TG能小于1。你倘若看一看统计数据,这些中低危的甲状腺癌患者的死因绝大多数都和甲癌没什么关系,那么这些人的状态应该叫什么?

 

视频里的原词给的是In remission; Stable remission; Long-term stable remission; Long-term & low intensity surveillance。我把这些词给翻译一下,就是缓解,稳定的缓解,长期的缓解,需要低强度跟踪的长期缓解。大多数的甲癌患者应该进行终身的低强度少辐射的跟踪,然后投入到正常的生活之中。

 

 

之所以不用治愈这个词,是因为即便在全世界最好的医院:对于一个没有淋巴转移的最低危的微小癌,40年复发的概率大概还是在3%左右;对于一个有淋巴转移的低危微小癌,40年的复发概率在25%左右,这个数据在别的地方不会更低。你也许把这个复发率可以归因为医生没有在每台手术的时候投入100%的热情,你也许可以把这个复发率归因于每个医生都不是顶级水准,但是也许更合理的解释是这就是甲癌的本质,因为它尽管是非常温柔的癌症,但本质还是癌的属性。

 

 

对于复发这件事,本来就不需要恐惧,绝大多数时候甲癌的复发是可以被合理的处理的。如果注定35年后你的甲癌会复发,你应该快快活活地生活35年,然后花一周的时间准备甲癌的手术以及术后恢复,然后继续好好的生活,因为花上35年的时间去担忧不确定的未来是件很傻的事情。

 

那些医生该做的事情

 

之所以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有时候被人问的挺无奈的。一个例子,有个人的病情一点不严重,他碘131后的球蛋白是0.05(抗体阴性),他一直在问我为什么别人的球蛋白是0.04,他的是0.05?我说你的指标已经毕业了,不需要治疗了,复查就好。他说这多出的0.01是来自甲癌吗?是因为别人的甲癌治愈了他的没治愈吗?我说,其实谁都没有治愈这一说啊,就是随访好了。他说没治愈这要怎么办,医生怎么能不治愈我呢?总之是问到我怀疑人生。

 

 

我想患者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大概是医患在沟通的方面出了问题。我在美国见过很好的几个医生,他们身为大咖,但是很善于甚至乐于去教育病人。这个教育绝对不是教训,“你要看就看,不看拉倒”。而是用朴实的听得懂的人话告诉他,肿瘤为什么会复发?复发了该怎么办?为神马我们可以观察这个看上去不好的淋巴结而不是马上手术?为神马我们不做第二次碘131?为神马你还有一点点球蛋白但是我们不做任何检查?为神马你需要采用这样的随访频率?为神马我们一年只用复查一次?

 

这种医学普及教育是有意义的,因为治疗的本质是延长人们的生命,提高生活的质量,让人生活的更好。医学不是万能的,没医生可以能保证病人甚至他自己活到100岁,也没人可以抵御衰老。你需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现有的医学手段,你的疾病可能发展的趋势,还有证明我对你做的治疗和跟踪的决定应该是利大于弊的,树立正确的“看病观”。

 

不进行教育和科普会带来一堆的问题。有很多的人的甲癌因为手术医生那一句,你被治愈了,完全不会正确复查10几年后全身转移的到处都是,真的很多,我见的都很多;有很多人闻癌色变,因为一个微小癌月月上医院,看不同的医生,做过度的检查,自己吃了辐射的同时,不仅浪费医疗的资源,还破坏了本来和谐的家庭关系。当然每个医生都很忙,但是有些看似三言两语 “你治愈了”“手术吧”,没有解释的的诊断其实才是对社会资源的真正浪费,教会病人看病,告诉他他目前的处境以及解决的办法才能更近一步的提高患者的生活品质。

 

对于大多数甲癌来说,医生应该客观地告诉患者,“你现在指标很好了,不需要太高的复查频率”;“我们可以允许很低的球蛋白指标而不做治疗,也不必做更多的测试,因为它很可能不继续增长”;“我们可以允许观察4,5毫米的淋巴结,因为长大了再处理不影响预后”;“低危的情况不需要做碘131,因为碘131不能降低复发的概率”;“我们需要终身的复查,因为40年后它也可能卷土重来”。 

 


转载自:温哥华小文青

转载声明:本站文章无特别说明,皆为原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Dy大叔的日常

转载自 【温哥华小文青】你的甲癌被治愈了吗? | XDY.ME@Dy大叔的日常

XDY.ME@Dy大叔的日常